图片系列
亚洲色图
欧美性图
自拍偷拍
激情图片
小说系列
都市激情
武侠玄幻
校园春色
强奸乱伦

132yy.com-婧倩馆-7rmy.com,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

在线娱乐平台,官方直营,大额无忧。点击进入
(1)

我醒了过来,揉揉眼睛,看清楚周围四周。

这是一间木屋,而地板上满满的都是乾掉的血!人的屍体也到处都是。不过,我对那些死人可没有半点同情心;那些死掉的家伙是海盗,把我抓来当做奴隶用,现在一口气全部死掉,对我而言只能说是刚好。

现在是早上。微弱的日光从木屋的窗户射进来,照亮建筑物内部。那昨晚杀光海盗救了我的人呢,现在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她,乍看之下只是个小女孩。躺在床上的样子看来纯真,但昨晚把海盗杀光的时候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想来真是可怕。她留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,身材则极为纤细,彷佛连抱在怀中都会将她压碎;但就是这样的女孩,把海盗给杀光。

嗯,银白色的长发。我盯着她继续打量。说实在,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一国人是银白色头发的。村子里的长老说精灵是,但是眼前的这位女孩并没有精灵的尖耳。想了想起她昨晚杀人时的那种怪力;她果然应该不是人类吧。

我等着她醒来。

然后她的确醒来了;大概在中午的时候吧?

「你是谁啊?」这是她第一句话。「怎么坐在那边被铁炼绑着?」「被海盗绑架的倒楣人。」我回答,「被绑着嘛…当然是海盗做的事…」就是因为这样,我才只能坐在原地一个晚上啊。她昨天晚突然闯进这里,没说几句话就突然动手把人杀光,然后说了「啊,累了」就直接跳到海盗的床上休息,不管满地的屍体,也不管被绑住的我。

「啊,是吗?」她想了想。「我昨晚好像没看见你?」所以不是不管,而是根本没注意到吗!

「总之…」我苦着脸笑说,「能帮我解开这铁炼吗?」她听着这要求,想了一下,然后便翻身跳下床。起床时的样子是很可爱啦,但如果我没有正被绑住的话,那大概会更可爱吧?

结果她没有帮我解铁练,而是先转身离开房间。我等了很久,她才慢吞吞的跑回来,手里面抓着一袋面粉。

「人类。」她用命令的口气说。「帮我做早餐。」…明明现在是中午啊。算了。

「所以我说…」我继续恳求,「铁炼…」「喔。」她看了一下铁练。「本来不想管你的,反正你只是个人类。不过如果答应帮我做东西吃,我就把你放开。」「做东西吃…当然没问题。」我苦笑着说,「然后还有…请问您是?」「我是只银龙。」她说,然后一脚把绑住我的铁练踢断。「所以给我弄点适合龙吃的口味啊;不要像那些精灵一样,只会弄出让人满嘴菜色的料理…」原来是龙啊…我在心中叹了口气。所以才会有那种绝对的怪力,无比的自信,以及这种目中无人的态度。能被一只龙救,想来也算幸运的。

「好好,我想点办法…」边答应着她,我边往厨房走去。

算她运气好…或着该说算我运气好?我其实是一名正在修业的厨师,只是到处旅行时不幸被海盗抓到。海盗不信任我,所以我从来没有用过他们的厨房;不过我不管怎样也还是个厨师,柴米油盐之类的对我不会是问题。

检查了一下海盗的食物库。没有肉,难怪那位银龙小小姐会拿这袋面粉过来,叫我做成东西吃。没关系;我有找到一些适合的香料,要模拟出肉的味道应该也还算可以;这技巧本来是用来做素食料理的就是啦。

「还没好吗?」坐在餐桌旁边,那位银龙小小姐双脚腾空,边无聊的荡着,边往我这方向死盯着。我好像隐约听到了她肚子哀叫的声音?嗯,得动作快点。

过一段时间之后,我把料理呈上。她闻了闻,随即开始大嚼。她吃东西的样子非常没有礼貌,令人想起没教养的野孩子;但是,我可没那种胆子教训她。

「嗯。」她享用完之后,对我眨眨眼。「好吃。」我拿起了一片围巾,往她的嘴边轻轻擦。她没有反抗,像个乖孩子般的让我把她嘴边的酱汁给擦掉。嗯,只有在这种时候,她才会像是个普通小女孩啊。

「那就这样啦。」她站起身,「再见。」「等一下!」我举手想阻止就要离开的她,「你能不能…也顺便把我带走?」她转身,对我挑起了眉毛,一付感到莫名其妙的样子。

「我为什么要把你带走?」她拒绝了,还拒绝的理所当然。

「这里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孤岛啊!」我死命的叫着,「把我留在这,不就跟让我等死一样吗?求,请你不要这样啊…」这里是海盗的巢穴,非常偏远,一般人根本没办法在海上找到。而且这里没有野生的动植物也没有水源,海里面又只有鲨鱼,我被留在这里只能死。至於自己划船走,那也是不可能的;除了海盗那种几十人一起才划得动的大船以外,没有其他船只有办法划过这附近的凶恶海域。

「无聊。」她回答。「麻烦。不要。我讨厌载人。」这不是等於宣判我的死刑吗?那有人这样的?一手给我活下去的希望,又马上用另一只手把那希望给夺走?不…这表明了她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。

「那…那…」我绞尽脑汁,「也还是请等一下!」「为什么?」她无聊的瞪着我,眼神冰冰的又没生气。

「这里…对了,这里!」我叫到,「这里还有海盗的宝藏啊!」一讲到宝藏,她眼中就闪出了金光。是了;龙喜欢宝藏这件事是出了名的。

「啊…对喔。」她说。「我一开始就是为了海盗的宝藏来的…差点忘了。」所以是因为这样才跑来把海盗杀光吗?好吧,我在心中叹了一口气。至少是把她给暂时留了下来;现在,我还没想到什么安全离开岛上的方法。讲宝藏的事情,只是想看看这样会不会让她开心点,说不定就愿意带我离岛了。

「那,带路。」一贯的命令式。「人类。」我没有反驳,乖乖的带了她到海盗放宝藏的地方。其实路上是有机关跟许多的魔法陷阱的,但是在那只银龙小小姐面前全部都一点用也没有。好不容易走到放置宝藏的地方时,她心急的一脚大力踢开门,结果却看到两个海盗躲在里面。

她看了一眼那两个海盗,然后又一脚把两人给踢死了。

「怪人。」她说。「脱光衣服躲在这里做什么?」我沉默着。那对海盗是一男一女,记得是海盗副首领跟首领的女人。所以说,这两人是躲在这里偷情,所以才逃过了昨晚的屠杀吗?但现在也死了。

那位银龙小小姐呢,则在此时开始翻起了海盗的宝藏山。

「奇怪的东西。」她翻出了一个裸女像,看了一眼,然后就扔到一旁。

我看着那幅裸女像。蒐集那种东西是海盗头领的兴趣,而这种被蒐集来的玩物则都是被做成了各种淫秽的姿态。但是,那只小银龙完全没有做出任何评论,只是看一眼就扔在一旁,像是看垃圾一样。

这代表什么?

「喔~」她,似乎是翻到了想要的东西了?「这东西看来不错!」我看了看。居然是个漂亮的圆木桶,用来洗澡的那种。材料很好,还有特别的花纹,想来是海盗从有钱人手上抢走的。但是,龙喜欢这种东西?

「刚好可以用来泡个热水澡。」她说。「喂,人类;帮我准备热水。」她指了指那个木桶,彷佛事情就这样定了,也不管这里其实是海盗的秘密宝藏洞穴,或是说这里不管离最近的水源或是柴火都超级远。

「你还愣着做什么啊?」她瞪着我。「快去做啊?」我看了看旁边那两个被她一脚踢死的海盗,决定还是听话比较好。

等我回来的时候,她似乎已经挑好了自己想要的宝藏,蹲在一旁愉快的看着。她那个样子,让我想起了村里小女孩收到新玩具时的神情。嗯,如果她看着的不是金银钻石珍珠这种珍贵的珠宝的话,会更像。

「喔,人类。」她看了我一眼,「我的澡盆准备好了吗?」是是是,好了好了;我指往那盆装得满满了的水,做为回答。

她看了看,用手指试试温度,然后便点点头,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。

她就那样的在我眼前脱衣服!龙没有羞耻心吗?我想了想,说不定真的没有。因为龙最基本的样子,其实就是裸体在天上飞着的啊。只是变身成人类外貌时,会为了看起来比较像人类而穿而已。

我看着她的裸体。她好像不在意的样子,所以我就赚了点眼福。和之前所说的一样,她的外表只是小女孩,裸体之后也一样。几乎是淡白色的细腻皮肤,在泡进水里之后因为温度而变得红通通;平而没有多少突起的胸部,随着她的呼吸起伏。她闭上眼睛,享受热水澡;嗯,看她一脸放松的样子,大概是真的喜欢泡澡吧。

「这附近有没有香水之类的东西?」她半躺在澡盆里面,声音听起来很懒散。「香水或香草…能加进澡盆里面的话会感觉更好…」那是贵族的享受法啊!这只龙也真是的…不,正因为是龙,所以才会这样吧。

我在附近找了一下,然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。

媚药。

我盯着那瓶媚药,想了很久;久到龙都出声叫我了,问我呆站着作什么。

我转过身来,看往那只银龙小小姐。她的身体看来很幼小,但是不管怎样也都应该有承受男人的能力。她在之前看见两名裸海盗跟春宫像的时候都没有作特别的反应,现在又大刺刺的在我眼前裸体;也许这代表她对性一无所知。

我要对她用媚药吗?诱 奸一只龙?媚药会有用吗?

「那是什么啊?」她看着媚药的瓶子。「香水?拿来给我看。」好吧,是你自己想要的喔,别怪我。我走前,把瓶子递给了她。

她接过那瓶媚药,闻了闻。药的味道很香,所以她就直接倒进了热水里。

过了一段时间,我看不出她有什么变化,只是表情好像更放松了点而已。

「…嗯。」我决定问了,「你身体…现在有什么感觉吗?」「热热的啊?」她说,「然后软绵绵的,很舒服。怎么问我这个?」我想了一下。热热的,又身体感觉软绵绵的;这可能是媚药发作,也可能只是热水澡的效果而已。她应该是不懂男女之事,所以就算真的有情欲来了也不会懂。到底要不要趁机侵犯她?

侵犯她有什么坏处?这个嘛,大概会死吧。

可是我想了想,她好像还是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里,也没有什么想改变主意把我带离这岛的意思;也就是说,我横竖都是死。

「嗯…没有。」我说。「只是想知道…您接下来有什么行程?」「这个嘛…」她想了一下。「飞去附近某个岛国的嘉年华会玩吧。」里面一个字也没提到我。

「那我呢?」我紧张的问。

「谁管你。」她的脸上写着无趣。又,又是那种根本不在意的冷样子!

那没办法了;就和刚刚说的一样,反正我横竖都是死,对吧?

「那…好吧。」我说。「为了感谢你,我想在你走之前为你作一项特别服务,可以吗?海盗之前也会逼我做那些事,所以我已经熟能生巧…」简单来讲就是性。我在岛上的日子里,也有被女海盗当榨汁机玩弄过。

银龙小女孩扬起了眉毛,好像算是有点兴趣?

「随便你。」她说。

「好…」我慢慢的说,「那你请先…站起来,背对着我,然后上半身趴在木桶的边缘上。然后,我会开始为你按摩。」她没有什么怀疑的照作了;这样作的结果,是她的小圆屁股跟阴部都直接曝露在我的眼前。她的阴部洁白,光滑无毛,而且是漂亮的粉红色,和所有未经人事的少女一模一样。

我伸出手,照自己所说的开始在她的大腿附近按压。她没有反对,只是静静的让我碰着她的私密位置。技巧;我过去学过的技巧。在她的大腿附近有节奏的照着顺序按压,让她慢慢感觉和接受我的手指,并且产生依赖和舒适感。

「嗯?」她的声音有点压抑,还有点不解,但是没有厌恶。「你在作什么?」「按摩啊。」我回答。「很舒服吧?」「是挺舒服的没错…」她回答,然后就没有怀疑的继续让我爱抚。

看着她那越来越放松的表情,我知道我成功了,於是便把姆指往上移,更加的靠近她的阴部。我并不直接把手指放入,而依然只是在周围搓揉;她,被我按着,在无意识间把两只大腿给分了更开,就像是想要更多的刺激一般。

「热热的。」她说,而我也透过手指的接触感觉到了那股热度。

好。我慢慢的把手指移往阴部,并且第一次真正碰触她的私密地带。她轻轻的哼了一声,没有作其它反应,於是我便开始移动。手指往内探,发现里面已经有了湿湿黏黏的液体。那不是水,而是货真价值的淫液啊!

我摸着她的阴道开口,确认淫水的存在,然后便开始用着手指探索。湿湿的,黏黏的,在她的下体附近泛滥。随着我的手指进出,她慢慢的发出了媚声。

「嗯…嗯…」她舒服的哼着,让我的心里也感觉痒痒的。

她,一直都没有反抗,而只是让我摸进了她的阴道内。细嫩无比的触感,让我有点怕动作太激烈会让她痛,所以一直慢慢来。摸着摸着,摸到了片薄薄的细膜。龙居然也有处女膜吗?或只是因为她变身成了人类?

她似乎也有感觉到自己的处女膜正被我摸着?因为,她的表情有点困惑,彷佛像是在想现在这感觉到底是什么似的。

我突然抽出手来,而她则转头过来看,好像不想要我就此收手。

「嗯…下一步必须要,」我解开自己的裤子。「你改变姿势。」「…这样啊。」她转过身来,看看我的肉棒,然后点头。居然答应了!

很好;要让她作出什么样的姿势才好呢?

我坐了下来,然后用手指指自己的肉棒。

「坐上来。」我说,「用我刚才摸的你那里,来套住我的这里。」她居然真的没有表示疑问,就这样慢慢的走了过来,并且用下体正对着我。她歪头看了看,像是想要瞄准目标,然后蹲着蹲着,慢慢的把她自己的阴户送上。我和她的阴户相接了;湿湿的,暖暖的,然后很嫩,很暖。

她慢慢的坐下,把我的下身给套进了她的里面。因为事前的淫水跟润滑,进入过程并没有遭遇到太大的抵抗,而只是那样的慢慢的滑了进去。

「像这样?」她问着。「感觉怪怪的…」当然,我已经几乎插进去一半了,她会有点感觉也是正常的。

「是这样没错。」我回答。「照你所喜欢的速度慢慢前进吧。」「嗯。」她压抑的说着。「涨涨的…怪怪的,但是舒服。」尽管没什么胸部,但是她的乳尖正挺立着。大概是代表情欲吧?

於是,她继续那个把我的肉棒给套进身体里的动作。她的动作很慢,慢慢探索着到底要怎么放才会比较舒服。我看着她的表情;她把眼睛闭上了,而且看来是在享受这种亲密接触的样子。也许,之前的那些媚药有产生效果?

「嗯!」她突然停下动作,然后眯住眼睛一两秒。而那是因为,我的龟头已经碰到了她的处女膜,所以她才停下了把我给套进她下身里的动作。

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用手抓住她的背,往下拉;龟头前传来的突破感,还有银龙小少女所发出的一声痛叫,都代表着了她的失贞。这样很好;我用力把她抱住,更加的把她的身体往下拉,让我能进入她身体里面更深。

「你…!」她说,「你作了什么…?」「这只是必经的过程之一。」我说。「等下就会好转的。」她小声的叫着,并且喘气;脸色红润。她虽然叫痛,但是却没有真正想要反抗我的样子。女人会这样的话,一定是因为快感超越了痛觉吧?

在破处的那一刹那,女方所感觉到的,是同时的激烈痛楚与快乐;而我想现在后者占了上风。她是龙,有着绝对的怪力;要是真的想推开我,一定可以办到。但她没有,而只是慢慢的承受我的阳具,让我享受她那幼嫩的阴道。

我看着她的表情,并且惊喜的发现她叫着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少许的愉悦。她有感到快乐了吗?那很好,也许我不会被杀。边想着这些事,我边抱着她,边上下的让我的肉棒在她的小穴里面进进出出。之所以采用她在上面的姿势,就是因为这样好像可以比较容易让女性感到快乐;还有就是,我怕她会反对我把她压住的姿势。不管怎样,以结果而言,我成功的上了她。

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她慢慢的叫着,声音越来越大,而在声音里面包含着的愉快也越来越多。我加快了速度,增加刺激,而她的反应也随之增大。她的白色皮肤,也渐渐的冒出了汗珠。我伸舌舔了舔在她乳首上的汗,享用她,刺激她。

之前因为怕她痛所以放慢了的速度,现在已经没有节制。她自己也似乎忘记了痛楚,而只是本能的随着我的上下套弄而摆动,配合我的动作。她的淫水,配合着我的动作,不断的流动跟润滑,让我的动作能够越来越快。

最后,我感觉我快要达到顶点了;而她也是。

我一鼓作气,全力把肉棒顶到了她的最深处。顶住花蕾的感觉非常舒服,一块嫩肉就那样的档在子宫前面。这里,满满的都是欲与肉之海;我被她完全的包围,她也完全的包住我。我正在顶着她身为女人最敏感的地方,而她则是张开着脚让我尽情的享受,只为了满足她自己的欲望。

於是,我大量喷出了精液,直接灌在银龙少女的子宫内。

「啊…」她呼着气,「好烫…好热…喷在,在我的里面乱撞…」成功了!我居然上了一只龙,这下子死也无憾了。

然后,我把肉棒退出来,和她对望,等待她决定的处置结果。

我所射出的精液,到现在都还在作为着我们曾经作过的证据,滞留在她的阴道和子宫里面。一些白色的精液,正从银龙小女孩的下半身里慢慢的流出来呢。

「嗯…」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肚部分,感觉着在那下面的热度,也许还回忆起了之前被我大力干着的感觉。大概,在想要怎么处置我吧?

「怎么样?」我说。「可以不把我丢在这岛上自生自灭吧?」「好吧。」她说。脸颊红红的,好像终於开始对我感到在意了。

(2)

我是个修业中的厨师,不过有天在旅行时运气不好被海盗抓走了,幸好遇到了刚好跑来杀海盗找宝藏的一只龙。那只龙本来不太想救我的,不过在我用了些手段努力「恳求」以后,我俩现在正「亲密」的一起旅行着。

嗯,说是「亲密」也有点奇怪啦,因为我还是有只是被她当仆人使唤的感觉。唉,反正我的命和食衣住行都有保障,晚上还有女孩子可以抱,也算不错啦。

这里是个偏远的小岛国,而那只小银龙则似乎是为了这国家的嘉年华会,才会特地飞来玩的。不过,玩的人是她,而不是我;我被安置在了一个高级饭店,但却被指配了要作许多杂事,而不能参加那嘉年华会。唉,也罢也罢。

什么杂事?准备那只龙在人形时要穿的衣服。她好像很喜欢各种人类的服饰,也有收集跟穿着出去玩的癖好,但是不会洗不会保养不会缝补。这家饭店呢,其实有提供洗衣的服务;但是那只小银龙所收集的有些衣服太特殊,还是得要我洗。

没办法,只好照作。我扛着装衣服的篮子回房间,边回想起在去洗衣间路上时路人对我投来的怪异眼神。想想也是;一个大男人拿着一整袋女孩子的内衣内裤,扛着那种粉红与黑与白与紫的混合蕾丝布料组合到处跑,确实是很怪。没办法;我没胆子也不想违抗那只龙,所以只好乖乖的当仆人。

「啊,你回来啦。」我一打开房门,就看到那只龙在那里。「我买了一些新的衣服,现在正在试穿;你帮我看看,觉得怎么样?」我看着她。她现在所穿的衣服,在这个国家好像是叫作「浴衣」的样子。黑色的布料把她包的很紧,显现出衣服底下的可爱幼小身材。她的银色长发披散开着,和那件浴衣的黑颜色以及她自己的白肤色十分相衬。

「啊…配合的很好。」我说。「跟你人类型态时的发色与肤色十分相配!」她的脸孔,稍稍变红了一点,彷佛是正偷偷的感到高兴,但又不敢承认。嗯,让她高兴一点也好;她越开心,我的日子大概会越好过吧?

「啊。你,正在偷偷想我脱掉时的样子?」她红着脸发问。原来是在意这个啊?嘿,不好意思,当然有。想起第一次相遇的时候,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完全不在乎我呢。但是因为在那之后我每天晚上都会抱她,她现在也稍微开始懂一些人类该有的羞耻之心了。

「这个嘛…」我不直接说穿,而是不承认也不否认。她於是只能把那红通通的小脸给圆鼓鼓的嘟着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她发脾气似的踩踩地板,然后突然转过身。

「色鬼。」她抱怨着。「真是的…那,再看一次吧。我如果变身成这个样子,这套服装应该也还是没有问题吧?」我看着她。正当我想问她作了什么变身之时,我却突然发现一只动物的尾巴,从她的浴衣下方露出来,慢慢的在摇晃着。那并不是一只银龙该有的,强壮而布满鳞片的龙尾,而是有着满满软绵绵绒毛的猫尾巴!

我看了看她的头。两只白色的猫耳朵,也从她的银发间冒了出来。

「为什么要变身成猫人族啊?」我感到无奈的问。

「因为城里有只准猫人族参加的大食比赛啊。」她的脸还是很红,但是那对大又圆圆转的眼睛中的食欲,却逃不过我的眼睛。「想想,数量无限的烤鱼耶…」这只龙很喜欢享受生活,而吃是她最爱的其中之一。在质上面呢,我有信心;我煮出来的东西,总是可以满足她的胃口。毕竟,我的师父啊,可是那位天下第一的传说名厨,足足花了我三年才把他从隐居生活里面找出来,并且完成拜师的呢。不过,在量上面,我就没那么行了。

「一样很好看;倒不如说,猫耳猫尾更增加了你的可爱。」我由衷的说。

「喔,那就很好啦!」她开心的说,「那我就出门去啦!」於是她开开心心的碰跳着,三两步跑出门。又把我丢在这里啦?

也罢,她总是这个样子。我边想着,边继续作她留给我的杂务。

等到她回来的时候,也已经是半夜了;我当时已经作完事,闲闲的坐着等她。她一脚把门踢开,然后手中提了些玻璃瓶,而且脸红到不可思议。猫人族的耳朵和尾巴,则也还好好的留在她的头上跟背后。

「喝一点吧?」她递了一罐给我,「没人愿意卖给我,所以我还得多花了一些额外的功夫才弄到了这些东西呢!要感谢我喔!」额外的功夫?我打量了一下她,随即发现她浴衣边边和鞋尖都有沾到血。闻闻味道,是最便宜的那种酒精;该不会是在路上遇到了喝醉后想打劫她的小混混,就顺手的把人家全部都给一脚踢死,然后抢走了这些酒吧?

「你看起来只是小女孩啊,所以商人才不愿意卖你酒。」我嚐了一口。难喝!我不想忍受这种劣质酒精,不过看来龙好像没有很在意酒的品质。

「啊,是吗?看不出本姑娘伟大的蠢人类,嘻嘻…」她到底喝了多少啊?我无奈的想。她是那种一但嚐到甜头就会无止尽去要求的个性,不懂得自制。这点个性啊,我在床上可有着确实的体会呢。

「不说这些了…」我说,「要让我服侍你就寝吗?」「好。」她把那些酒放到一旁,然后直接往床上倒下。「来吧。」我於是看着倒卧在床上的她。她用手在胸前摸了摸,自己解开衣服,让胸口前的衣服显得凌乱。因为酒精而显得红通通的细嫩皮肤,和银色的头发相衬起来感觉特别可爱。嗯,我要来好好的享用她一下。

伸手,我把她胸前已经松开了的衣服更解开,於是她的酥胸就那样的露在我的眼前。龙好像变身时无法改变自己年龄的样子,所以她不管怎么变,都是只会变出像我眼前这种看似正待发育的微小突起。不过没关系;我伸出舌头轻轻舔。反正她这里也还算敏感,我不是真的太介意。

「嗯…」她小声的发出闷声,对我的轻舔作出反应;而随着她的身体震动,她头上那对白色的猫耳也随之摇摆。记得我故乡的幼年死党中,有一位爱上了猫人族的女孩之后就离开村庄,现在不知道怎么了…嗯,他对猫人族女孩的爱好,现在我好像稍微能了解一些了呢。

我继续轻舔着银龙小女孩的胸部,并且倾听她的呼吸声。嗯,慢慢的,随着我舔着的行为,变得越来越沉重了呢。这样很好;我伸手,开始摸她的胸。软软的,没多少肉。握在手里的感觉很渺小,但却因为这样才更令我感到兴奋。

我继续摸着,开始揉着。她承受着,并且舒服的发出闷哼声。我吻上她的唇;湿湿软软的,但却非常温暖。她起先有点抗拒,但一会儿后就变得接受。於是,我把舌头伸进去。在那之后,我们花了不少时间互相拥吻;她也完全放开了那种不想接受接吻的态度,尽情的在享受。

随着时间进展,我开始把手往下摸。摸过她的身体;她的腰,她的腹部,她的小腹,最后停在阴户前。不管哪处,都有柔嫩的难以令人置信的触感。光滑的手感在我指尖留连,久久不去。我把手盖上她的无毛阴户;是湿的。

为了更加刺激她,我把一小部分的手指插进去,并且缓慢的进行指奸。她没有抵抗,而是随着我手指进出的节奏慢慢的扭着腰,在配合着。

很好,我想她已经准备完毕;於是,我把她身上剩余的衣服都剥光,然后藉着月光看她的身体。美妙的银白肌肤与幼小身体,就这样展露在我面前。我低下头,轻轻舔着她的阴户,并且用舌尖确认淫水的存在。

在无意识中,她的把两腿给张了开开,一切准备好的等着我来进攻。

於是我照作。

肉棒插了进去。尽管之前早就干过了她好几次,她的阴道仍然有着和第一次时相差无几的柔嫩以及紧绷度。她配合着我的动作,扭着腰,慢慢让我进入她里面。只有这个配合度啊,才提醒了我她已经被我给破了处。否则,她身体的细腻度,会让我产生正在和处女作爱的错觉呢。

我慢慢的抽插,并且一步步的往前几晚中发现到的那些敏感地方进攻。她随着身体里面的部位一一被我攻占,发出越来越淫荡的细微叫声。配合着肉棒的动作,我吻着她,用舌头占有她,还顺便用一只手捏揉着她一边的酥胸,用另一只手伸到她背后来紧紧的抱住她。

同时被多方刺激,她的感觉越来越往上提升;突然,她轻轻「啊。」了一声;我知道这是她将要达到顶点的信号,於是便一鼓作气,把龟头顶到最顶,准备要让我们两个一起达到高潮。

「啊…啊…啊!」她叫着,身体开始不断震动,享受愉悦的绝顶。我也搭上了这股欲望的高峰,在她的叫声中把精子都给一股脑的射了出去。我的龟头正顶住她最深处的嫩肉,在射完之后也还能感到精液的余温;嘿,像往常一样的,我又把她的子宫给灌满了。反正她好像不在意,或是甚至可以说是喜欢被射在里面呢。

在结束之后,她舒服的躺了下去,就在我怀中睡着,体内还正插着我的肉棒。我想了想;就这样结合着睡觉好像不太卫生,但又想到反正她是龙,没关系。

所以,我就保持原样的睡了下去。因为我的肉棒依然和她紧紧的交合着,精液被肉棒给堵住无法流出,就那样的满满的充斥在她的阴道与子宫内,随意游荡。结果第二天早上,她醒来时生气的把我踢到了床下。

「谁,谁准许你抱着我睡觉的啊!」银龙女孩窝在棉被里面,用棉被罩住了她那大半裸露着的身体,红着脸往我的方向望。她昨晚变出来的猫耳还在,而猫尾巴也正大刺刺的在她的光屁股上摇着,显露出这女孩的阴晴不定心情。

好痛。可是我还没死,所以她大概有脚下留情吧?真是的,都愿意让我把她给中出后灌到满了,却不肯让我抱着睡觉,这是什么道理?

「快点去帮我准备早餐!」她像往常般的指使我,只不过今早这次的叫喊好像比平常还更情绪化了一点。「本姑娘今天要去享受海滩,所以把食物带去那里!」好好,我大力点着头。反正就是要我煮好吃的补偿她,对吧?

於是我照作。

等我带着托盘到海滩旁的时候呢,她已经在游泳了。她把猫耳猫尾收了起来,用人类小女孩的姿态在水里玩。这里是这饭店所提供的私人海滩,所以基本上随便她怎么弄都无所谓,只有她和我能够使用这地方。

「喔,你来啦?」她发现我的到来,於是便转身游上岸。

她穿着泳衣。连身式的白色式样,紧贴着她的幼小身材,让她的身体曲线完全浮现在我眼前。小而无发育的胸部,更是完全和那件泳衣连在一起。更重要的是,因为泳衣是白色的关系,在弄湿以后她的身体几乎是和裸露无异,我可以把她所有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嘿,虽然昨天晚上就看过了,但现在这样透过泳衣看也很不错呢。海风飘着,盐的味道在我面前飙扬,还有银龙女孩身上的水滴与汗。啊,好个早晨。

她走到我面前,弯下身,闻了闻我手中托盘上的早餐。柳橙汁与烤过的面包,还有融化的起司,全部一起淋在了火腿上。因为她很喜欢吃肉的关系,我把火腿的量特别加了好几倍。反正食物的钱都是她出的,我只要煮就好。

「好像很棒…」她伸手,沾了一点起司,然后舔了舔手指嚐味道。

要是她能用那舌头来侍奉我…这想法跑出来了一下,然后便消散。她的个性是只要自己好,别人怎样都无所谓的;让我搞她是因为她能享受作爱,但是要让她会侍奉我大概会难上许多,现阶段只能在脑里想一想吧。

「…怎么用那样的眼神看我啊?」她突然把双眼眯住,然后往我的脸猛瞪着。变脸变的比天还快,你其实是只猫而不是龙吧?「又在想色色的事?」「…你那个样子很色啊,我会想一想也是当然的嘛。」我回答。

「啊?我现在可是有好好的穿着衣服了喔?」她眼睛依然眯眯的,伸手往自己胸前部位的泳衣拉了拉。她的泳衣很合身,没多少多余的布料,就算这样拉,也看不到什么。「还是说,你的想像力强到连我有穿衣服也想成没穿?」「不是这样的…」我讲着,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解释。「嗯…怎么说?就算穿着那种衣服…能做的色色的事依然很多。所以我才会想到那方面去。」她依然瞪着我,脸有点臭,看来不太相信。

「穿着衣服要怎么做?」她指着自己的泳衣问。

我想了想,决定轻浮的回答她。

「要我在你身上示范吗?」一时之间,我与她之间的状况变的有点奇怪,带着少许的尴尬。她的脸慢慢的变红,一直用那张看起来不太高兴的脸往我瞪着看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什么啊,我说错话了吗?跟互相有肉体关系的女性对象说这种话,不行吗?

「…来就来啊!」她最后这样说了,话声有点莫名其妙的大,像在虚张声势。「不过衣服什么的完全不能脱喔,不然就是你这个混蛋在说谎!」「好好。」我忍住笑意;结果她决定这样回应啊?那就别怪我啦。

於是我开始动手。

先是让她躺了在海滩的草蓆上,我才开始爱抚的动作。这位银龙女孩在人形时敏感的部位很多,像是耳后之类的地方有穿跟没有穿衣服其实都无所谓。不过,从那种地方开始的话,会被她生气的骂着说作弊而一脚踢开的吧?

所以呢,我先从胸部开始。

忍住笑意,我轻轻的透过泳衣来揉着她的胸部。指尖下的触感不是她的皮肤,而是泳衣的布料这点,让我有点感到可惜。嘛,不过从手下传来的柔软感和体温,依然没有变。我在摸着的依然是她的身体,这只任性的银龙女孩。

摸着摸着,似乎是找到了她的乳首了;我把那周围的布料拉紧,让乳首的形状浮现,接着把头凑上去,轻轻的咬住。她嗯了一声,本来一整个不太愉快的脸色,开始有了变化。嘿,开始相信我之前所宣称的事了吗?

不过这究竟是透过泳衣,她所受到的感度似乎还没有那么大;这从她依然可以忍受的表情,跟压抑的小声叫中可以判断出来。没关系,还有别的地方可以随我去尽情动手,给她更多的感受。

我把手往下伸,摸往她的阴户。先是用手盖在上面,确认触感。嗯,透过泳衣所摸到的,是一层由布料包住的微微小丘,有比身体所有其他部位都还高的体温。

我摸着摸着,用手掌心不断在那座小丘上转动,摸着,让泳衣下的她也受到刺激。

随着这样的活动,我发现她的脸越来越红,声音也变的比较不能忍耐。嘿,在发情了吗?舌头舔了舔她的乳首,好像也是挺立起来了呢。於是我,在她的耻丘上玩弄着的那只手,开始从手掌的抚揉换成了手指的深入。

手指在那被布给盖住了的阴户上探了探,摸到一处布料下比较没有东西支撑的地方,於是便施力往下压。於是,我的手指便和泳衣布料一起,往她的阴户开口给探了进去,往那更热更暖的淫乱之处出发探索。

「哈…哈…哈啊!」她很可爱的叫了一下。脸红,气喘吁吁。现在因为布料的限制,我的手指没有办法真的插入她的阴道,但泳衣的弹性似乎足够让我的手指可以在她的阴户门口前尽情抚摸。我往下看了一眼;她的泳衣,在包裹住阴户的部份被我们的行为给拉到十分的紧,而变的非常贴身,完整表现出了她的阴户的形状。嗯,真好看哪。

「怎么样?」我笑出来了,「相信穿着衣服也可以很色了吧?」边说,我边用手指在她的阴道门口前搅着。不止是有热度,现在她两股之间的部位,似乎还比其他的地方更潮湿了些呢。嘛,她毕竟才游过泳,从海里爬起来,身上会有水也是很正常的。不过,我所摸到的湿,似乎不只是海水呢?

「哼…哼…!」她,很不服气的不知道想说什么,但结果发得出嘴里的声音听起来只像是淫叫。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叫的很色了吧,银龙小女孩的脸变的更红些,但却紧紧把嘴巴闭上,把头偏开,好像不想开口承认败北。

那好吧,我就进行下一步了喔?

我把手指从她湿淫的秘缝间抽了出来,然后往她的大腿间探过去。摸着摸着,我摸到了泳衣和皮肤的接点,於是便从那让手探了进去。先是手指,然后是手掌。所触摸到的,真实的温暖肌肤,还有满满的淫水,果然不是泳衣的感觉能比的。

她弯头低看现在自己腿间的状况,不禁涨红了脸。我的手被包在她的泳衣里,覆盖在她的阴户上,尽情的摸着玩着。嗯,因为现在手在泳衣里面,我没有了布料松紧度的限制,於是便能自由的让手指往她的阴道秘孔内插去。

「啊!」她叫了一下,「唔…作弊!伸到泳衣底下什么的…」「可是我依然没有把你的衣服脱掉啊,哪有作弊呢?」我笑了笑,手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歇,继续在她最私密的地方转圜抚摸,享受那不断上伸的淫热跟潮湿。

「然后,其实还有个地方也没被衣服盖住喔?」她稍微愣了一下,而在这一愣的煞那内我吻上了她的嘴唇,舌头很快的往里面钻去。她扭动了一下身体,好像想抗拒,但结果还是被我给吻到了最里面。没有在一开始就亲她,一来是因为怕她又说我作弊,二来是她本来好像就很抗拒亲吻这种行为。只有在像现在这种身体已经想要了的状况,才会给我亲她的嘴呢。

我继续吻着,而手下的动作不曾停歇,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。也许,其实没有太久吧,激情中的男女感受到的时间是不一样的。然后,我觉得可以了,便把舌头伸出,看看她的脸。她的脸通红,银色长发乱乱的在地上的草蓆散着,还夹带大量汗珠。嗯,看来她应该是完全准备完毕了。

「下一步。」我把手移离她的阴户前,把裤子解开。「可以了吗?」她看着我露出的阳具,发出了疑问。

「又不是手指,你要怎么…呀!?」我把阳具靠到了她的阴部上,贴着,透过布料感觉她的温度。在更调整一下,我便让阳具完全贴了在她的秘缝上,离她里面只有实在太过薄弱的一层阻隔。她把眼睛闭上,然后居然自顾自的开始动起了下身,和我的阳具磨擦。这样,对她而言是一种很舒服的行为吗?

我也觉得很舒服就是,这样的在她的秘缝中摩擦。我的体温,从阳具上穿透到她的阴户上,而她的淫热也是如此的回馈着我。啊,感觉就要忍不住了呢。

不过还不行。

我突然伸手,把她的身体压住,让她摩擦的动作停住。

而她则一脸困惑的看着我,神情中带点责备,像是在怪我为什么阻止她似的。那是因为还有更重要的可以玩啊,我的银龙小小姐。

我把手伸往了她的阴户,然后拉扯布料,往旁边的方向移去,硬是让她的下体露了一部份出来。没错,就是以女人而言最重要的那部份,也是让我可以直达她的里面的那个洞孔。

「准备好了吗?」我对准着她,发出询问。

她把眼睛闭上,头偏开,作出准备忍受的样子。嘿,看来没问题呢。

於是我就这样的插了进去。

和过往一样,她的里面很暖,很嫩,很湿。她有抵抗,紧缩着阴道的肌肉不想让我太前进。但是那抵抗根本其实不怎么认真,我稍微用点力就能突破。嗯,她没喝醉的时候,正常都是这样;一开始先装模作样的抵抗几下,之后才会让我给长驱直入。跟昨晚的尽力迎合比起来,现在的感觉才更像是没太多经验的少女呢。

我前进,插进了深处,然后开始了前前后后的抽差行为。而她也是从此时开始放弃了抵抗,把双腿张开的让我尽量的搞,嘴中还不断发出着毫无掩饰的淫叫。

「慢点…不要…呼啊…哇啊!」怎么可能慢点嘛,我在心中笑了笑,反而加快速度,而她的叫的频率跟声量也更加的变大。最后,我一鼓作气,顶往了她的花心,然后就像是往常一般的尽全力在她的最深处嫩肉前面,射出了我所有的精子。

「哈啊……」她,因为身体内壁接受到我射出的热液灌溉,而震动了起来。「哈啊!我,我…唔…啊啊,啊啊啊!」看着她因为高潮而又暂时失神的眼神,我知道她应该事会在事后对这次的行为感到满足了;嗯,如果想继续这种当她仆人的日子,努力掌握住她怎样才会满足,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呢。

(3)

那只银龙,接下来在海边玩了一整天。我不太清楚她实际上是做了什么,因为我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做杂务。嘛,和她在一起的日子,就是这样呢。

不过,在当天晚上的时候,我收到了她的讯息,要我马上去海边见她。讯息是用魔法送过来的;龙很擅长魔法,传送点讯息之类的对她而言是小事。不过,这次传来的讯息内容,让我有点讶异…「给我马上过来海边!想办法打扮的帅一点,还有不准带食物!另外,把我的珠宝箱里面,从上面算下来第三个抽屉中最大的那个蓝宝石给拿过来!」不准带食物。我想着这句话,思考了很久。那只龙的贪吃样我早已领教多时,会把我留在身边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我是个很好的厨师。现在这时间,算算也是晚餐的时候了。但是,她居然叫我不准带食物;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比较起来,那个「打扮的帅一点」虽然也很奇怪,但相较之下不太算是个问题。

总之,我照做了。唉,没什么理由不乖乖听话吧。

结果到了海滩之后,我看到了奇景。

人鱼。满满的人鱼,在月光之下围聚在海滩边,互相泼水嬉戏。我愣了一下,随即想起来人鱼族在月圆的晚上会特别活跃,而今天刚好就是那种日子。

这和那只银龙小小姐,有什么关系?

海面发生波动;一只人鱼突然从深海中跳出来,迅速的就游到了浅水区,然后往我的方向死死的盯着看。什,什么?我呆愣在海滩上,然后和那位人鱼小姐四目交会。她和那只银龙小姐很像。银白色的长发飞翔,亮丽的蔚蓝水粒从发尖滴下,而深蓝色的瞳孔则使人想到海洋。但是,代表母性本能的胸前依然平庸,人鱼族们用来遮胸的贝壳在她身上感觉极为多余,除了再次让人感叹她的贫乏以外没有造成任何其他视觉上的效果。最后,她的个子也比周围其他所有人鱼还要矮小。

「是我啦!别说你认不出来喔!」那只小人鱼鼓着脸,对我做出一个可以说是嗔怒的表情。一个声音,突然直接在我心内响起。啊,这个…对了,是传音魔法;声音也是那只小银龙的声音。这么说来,她变身成了人鱼族的样子了吗?不过,是为什么?

「人,人家找要给你的珍珠找很久了…」变成人鱼的小银龙,红鼓鼓着脸说。「可是找不到…然后,我的姐妹们又坏心眼,说什么一定要看看我的男朋友,才会愿意教给我在这附近找到珍珠的方法…」她边对我讲着这些,边对我使眼色。

啊啊,原来是这样子。

全部都是女性的人鱼族,为了延续后代一直都有找异族男性生育的习惯。而在她们的各种奇特的行为和习俗里,有一项「如果在异族里面遇到想在一起一辈子的心上人的话,就要互相交换珠宝」的习俗。通常,如果男方是地面上的种族的话,会被预期要拿出只有在地下深处才能挖到的宝石,而人鱼将会用月圆之夜从贝壳里采取到的珍珠作交换。

…也就是说,这位银龙小小姐想骗人鱼族教她找珍珠的方法。

啊。嗯。也好。

我想了想,便单膝跪下在沙滩上,然后拿出那颗她叫我拿过来的蓝宝石,举手奉上,并且边开始想以前在恋爱小说中看过的情节,边想着这种时候到底应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「喔!没有关系,我的爱人。」我说,然后故意把声音拉长,像极了剧团里面男性主角用的那种,为了要让观众听清楚而特意拉长拉高的演剧用声调。「看哪;这份宝石里面藉着月所闪耀出来的蓝光,正是你与我之间不需要更多证明的徵兆。我这凡人,只能在这种月夜里才能藉着稀有珍宝的帮助,稍稍模拟出一点大海中的蔚蓝;但是你,但是只有你,却是根本不需要任何其他物品的帮助。只要你愿意用那双眼睛望着我,那股美丽已经足够让任何世上最美的宝石失色…」非常的意义不明和不合逻辑和充满梦想,我必须说。但是这番我当场编出来的演说,却是成功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;身边所有围在一起看着我和小银龙的人鱼,都一起兴奋的发出了尖叫声,然后开心的吵杂讨乱起来。

…人鱼族呢,是个很爱作梦的种族,而且有用魔法变身成人类去玩乐的习惯。她们的魔法和龙比起来很有限,只有在新月的时候才能生效,而且持续时间很短。因此,人鱼都通常只会去特定的地方玩…像是,剧院。

哼哼;我以前曾经在海边的某个小镇里面打工过。那个小镇上有个剧院,平常都是门可罗雀,只有在新月的晚上才会突然爆满。而且,来的客人都只会是年轻的女孩子,用来付门票的东西也通常都是小颗的珍珠或明显泡过水的古老金币…你们做事都这么明显的吗,人鱼族!

…总之,因为那个经验,我知道人鱼的小姐们都最喜欢幻想,而且老是梦想着有天会出现个浪漫的白马王子(最好是帅气的精灵,人类也可以)出现,和自己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。所以,我就决定照这个样子演演看。

…从人鱼们的欢呼和尖叫声来判断,这个策略感觉似乎是很成功啊。

「可,可是…我族的荣耀与传统…让我,还没有办法领受你的心意…」变身成了人鱼的银龙小姐,此时红着脸的回答我,做出羞涩的样子。呼呼呼,似乎好像也是被周围的气氛影响到了吧,她此时的羞涩真实的不像是在演戏。嗯,说不定,